您好,欢迎访问彩788纸业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8-87990999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资讯动态

三只松鼠上市了但它的“病”好了吗?

来源:彩788      发布时间:2019-07-16 02:38     点击率:

  七年,经历了七年之痒的磨砺,三只松鼠终于叩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成功上市。

  7月12日,在三只萌态可掬的松鼠人偶上台鸣锣下,三只松鼠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发行价14.68元。最新数据显示三只松鼠最新报价21.14元/股,涨幅达到44.04%,市值达到84.8亿元。

  2012年,以章燎原为首,5位年轻人在安徽芜湖一个小区搭伙起步,从做线上坚果生意,紧紧抓住了电商的增长机遇,一步步打造出零食帝国。

  据公开资料显示,三只松鼠2018年营收达70亿元,2019年将向100亿营收目标冲刺。

  对于三只松鼠而言,上市是一个发展里程碑,纵然章燎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并没有把上市作为一个目标去追求”,但其实从2017年开始,上市对这家公司来说,过程一波三折并不顺利。

  2017年3月29日,三只松鼠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正式向资本市场进军。同年10月21日,因为“签字律师辞职”,三只松鼠主动提出中止审查。

  2017年10月31日,三只松鼠更新了招股说明书,IPO申请恢复正常审核。但证监会12月12日晚发布补充公告称,临时取消对三只松鼠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IPO关键时刻公司又遭遇了敲诈事件。2017年处于上市缄默期的三只松鼠在12月初收到匿名邮件,自称是自媒体团队,要求三只松鼠与其联系,出资500万元与之“合作”,否则将对外公开‘相关负面信息’。三只松鼠方面拒绝其要求,选择通过法律维权。

  2018年6月25日,证监会网站再度更新了三只松鼠的IPO状态,显示三只松鼠正进入IPO排队阶段,其审核状态显示为“预先披露更新”。

  一直等到今年5月16日,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召开2019年第40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休闲零食品牌三只松鼠上会接受审核,这家公司的上市申请才最终获得通过。

  如今,经历了一波三折的三只松鼠,现在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曙光,可是对于章燎原来说,三只松鼠上市之后,一直困扰的几大“病”仍旧萦绕左右,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尽管三只松鼠已经成功敲响上市的钟声,但有一个问题依然不容忽视,那就是食品安全问题。

  据了解,从2014年以来,三只松鼠曾多次被曝出产品存在食品安全问题,还曾一度陷入轰动一时的“霉菌门”。2017年8月15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3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其中就包括三只松鼠的开心果,而不合格的原因则为霉菌超标1.8倍。

  除此之外,2016年7月至2017年2月,三只松鼠又连续被14名消费者起诉,因为产品不合格,被索赔约216万元。

  哪怕是到了2019年,三只松鼠的质量问题依然不断,相关投诉高达一百多条。

  目前,三只松鼠自有品牌产品超500款,以坚果、干果、果干、花茶、零食等品类为主。销售渠道布局线上及线下,仍以线上为主,据了解,公司未来将布局线家。

  三只松鼠在高速狂奔之后,却暴露出连续不断的质量问题,这就成为其上市后最严重的命门之一,一个品牌连自己的产品品质都无法把控,那可想而知,食品安全无小事,一旦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那后果就是葬送整个品牌!

  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做出整改,可是为何三只松鼠没有这么做呢?

  为了快速扩张,三只松鼠采用了“耐克模式”,即:只负责研发和营销,生产这个环节一律外包,也就是委托加工,最后贴牌“三只松鼠”的品牌进行销售。对于服装和运动装备行业,“耐克模式”显然是一种先进的商业模式,企业只做高附加值的部分,把生产环节,也就是低附加值的部分外包给国外成熟的制造企业,就可以大大降低生产成本,获取更高的利润。

  然而,对于食品行业而言,这样的模式显然是容易出问题。例如当年的“三聚氰胺”事件,蒙牛的质量问题就出在奶源上,因为这个环节蒙牛无法控制奶源的质量。而三只松鼠把最重要的生产环节外包给多家供应商,如何对产品的品质进行控制就成为最大的疑问?因为你不可能盯着每个代工厂的每个环节!

  这点从2017年10月三只松鼠向中国证监会提交的招股书内容显示可以看出,三只松鼠其实就是一个坚果产品的“搬运工”,自己不生产一颗坚果,都是委托众多的供应商企业“代工”,然后成品运输到三只松鼠的工厂,三只松鼠负责包装和销售。然而,这些代工企业中不乏曾经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被处罚的企业。

  例如三只松鼠主要的供应商之一的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就曾经在2018年12月10日,因为生产、销售不合格的松子,被杭州市萧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5万元。根据天眼查显示,该企业被工商处罚多达7次,包括生产假冒伪劣食品、水污染事故等,以及提供不真实统计数据,涉嫌信用问题。除了杭州鸿远食品有限公司,三只松鼠的其他几家供应商企业规模多数小于50人,平均注册资本不到500万元,平均占地面积为4000平方米左右。

  如果代工厂本身质量管理体系不达标,食安问题的解决将难上加难,一定程度上加剧风险。

  而针对食品安全这一行业问题,三只松鼠等“不产”品牌们的解决措施仅有万能的一句话:“企业将加强监管力度,淘汰问题产品”。

  现今,网络休闲零食的购买者多为80后、90后,具备一定的维权意识,更为注重产品的质量,一旦出现商品安全问题,消费者很可能会大量流失。

  通过三只松鼠的股权架构,可以得知,安徽松果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是三只松鼠的员工持股平台。平台中一共有164名员工,持有公司263万股,占公司总股份数的比例为0.86%(已扣除章燎原在平台内的持股数337万股,公司总股份数3.06亿股)平均每人持股1.6万股。那我们看看当初和章燎原一起创业的几只松鼠持有股份数是多少呢?

  创办三只松鼠的时候,创业团队成员包括:曾经与章燎原同在詹氏食品打工的明姗)、章燎原发小、做过厨师开过饭馆的胡候志,毕业于福建三明学院、在派代网认识的口音很重的郭广宇等。根据招股说明书,他们的持股数量分别是:

  郭光宇在松果一号出资75万元,间接持有三只松鼠12万股,占公司股份比例为0.039%,也就是万分之三点九。

  胡厚志在松果一号出资62.5万元,间接持有三只松鼠10万股,占公司股份比例为0.033%,也就是万分之三点三。

  明姗姗在松果一号出资62.5万元,间接持有三只松鼠10万股,占公司股份比例为0.033%,也就是万分之三点三。

  通过上面这些数字可以看出,这种股权结构极大的削弱了内部管理层对于公司管理和经营的话语权和积极性。章燎原确实会洗脑、会管理、懂品牌、懂电商,但是想起了童文红,那个阿里巴巴当初的前台小妹,现在的蚂蚁金服的掌舵人。或许不是马云伟大,而是马云确实把创业团队的每一个成员当成了合伙人,当成了事业成功路上不可或缺的伙伴,才成就了现在的阿里帝国!

  1.重营销轻研发:三只松鼠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的费用构成中,研发费用占比是比较低的,分别是0.27%、0.3%、0.49%,相比于销售费用,这个对比还是相当明显的,这三年销售费用占比分别是20.75%、19.36%、20.86%,两者基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2.商品同质化:在坚果领域,百草味、来伊份、良品铺子等零食巨头仍然是其核心竞争对手,产品品类同质化,产品品牌差异化不大。

  3.渠道狭义化:招股说明书显示,三只松鼠在2014-2016年度,通过天猫商城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到公司营业收入的78.55%、75.72%和63.69%,具有较高的集中度与依赖性。类似蜜芽、聚美优品、唯品会这样的细分领域垂直电商都在发展一定程度后遇到了瓶颈,何况一个大部分依靠天猫商城的零食品类。

  4.电商红利“消退: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三只松鼠的营收分别为44.23亿元、55.54亿元和70.0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6亿元、3.02亿元和3.04亿元。

  强度依靠电商的三只松鼠,会在电商红利“消退”的周期内,找到业绩增长的着眼点吗?

  可实际上并非如此,上市之后往往意味着背负上了更多的责任与担当,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作为曾经风靡一时的电商平台,蘑菇街在上市之初便备受资本的宠爱,一度都成为了无数年轻人心驰神往的对象。

  然而当时的他们有多辉煌,现在便有多落魄。上市后半年的首度财报披露,市值只剩3亿左右。风光无限的“时尚电商第一股”,估值30亿美金,到现在的市值3亿人民币,可谓是从天堂掉落到了地狱!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在上市之前就没有具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上市之后更是蒙眼狂奔,本身并没有建立起行业壁垒,导致了被后起之秀小红书、拼多多们实现反超,从此一蹶不振,直到现在也看不到一丝雄起的可能。

  回溯三只松鼠的发展历程,从几人小团队开始,历经火箭速度的成长,7年时间实现年销售规模近百亿,这个故事无论从哪个维度看,都是非常值得称道的。

  但上市之后,如何用原有的电商逻辑这个旧瓶装未来发展的新酒?如何解决代加工厂模式之下的产品质量问题?无论哪个,三只松鼠都要停下狂奔的脚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一下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彩788,彩788投注,彩788首页